首页 > 书库 > 《鬼夫来袭:甜妻不准逃》鬼夫来袭甜妻亲一口 女王 鬼夫来袭:甜妻不准逃在线阅读

鬼夫来袭:甜妻不准逃

悬疑灵异连载中

《鬼夫来袭:甜妻不准逃》由网络作家何首污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老张头,穆绍昀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那老色鬼缠了我一夜,为提防他半夜再爬上我的床,我泡了两杯咖啡,隔日不得不向老板请了几天假,主要除开补眠之外,我得回老家找找NaiNai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07 16:33:1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鬼夫来袭:甜妻不准逃》由网络作家何首污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老张头,穆绍昀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那老色鬼缠了我一夜,为提防他半夜再爬上我的床,我泡了两杯咖啡,隔日不得不向老板请了几天假,主要除开补眠之外,我得回老家找找NaiNai

《鬼夫来袭:甜妻不准逃》免费试读

那老色鬼缠了我一夜,为提防他半夜再爬上我的床,我泡了两杯咖啡,隔日不得不向老板请了几天假,主要除开补眠之外,我得回老家找找NaiNai,除了红旗袍还有那个布娃娃的残臂,我更需要问清楚关于那老色鬼的事情,还有就是,我为什么接连开始撞鬼了?

老色鬼昨晚和我解释了阴缘线,说什么我是他命定的冥婚对象,若是不和他结婚,我就活不到25岁。我掐了掐指,我才刚过24岁生日,开学也才研二了,活不到25岁,也就是活不过明年?!就冲着这事,我就得回去问问NaiNai,为何要给我结阴亲,NaiNai不可能会害我的。

我补眠到中午,给NaiNai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要回去,然后随便吃了点东西,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趁着老色鬼不在家的时候,偷偷摸摸去车站买了回老家的车票。

其实我老家离我上学的城市并不是很远,但比较偏僻,从镇上到村子里的公交车,实在是少,一天才两班,分别是早上七点和晚上九点。但,由于时间点的安排并不合理,乘车的也没几个,虽然有群众反应过,但毕竟山路难开,没多少人愿意干这风险高,工资低的活,所以这么多年来,这两班车也就老张头一个人承包下了。

这老张头是个老好人,平时看见谁都很乐呵,他家就住在我家不远处,我每回放假回来,他都会晚发车一会,特意等等我,把我一起捎回家。但他媳妇可不和善,泼辣得紧,嗓门也大,不过,心底到也不错,时常会来我家帮我NaiNai一把,对我也很不错。不过,挺可惜的是,这两人结婚也好几十年了,却始终每个一儿半女。三年前,张大婶病逝了,只留下老张头一人,想想也怪可怜的。

因为高速上出了事故,回镇上的大巴被堵了大半个小时,到达镇上的时候,已经九点半了。望着空空如也的公交站,本以为只能在镇上先找个宾馆将就一晚上,可我刚提着行李箱走到外面公交站台的时候,却听到后面有汽车的按喇叭声。

我被车头灯的强光刺了眼,好一阵才看清是辆公交车,还正好是200,回我们村子的那班车,而驾驶车的正好是老张头。

我连忙冲着车兴奋挥了挥手,老张头也像是看见了我,将车停到了我面前。我提着行李箱上车,本想和老张头寒暄两句,却发现今天车子里人有不少,几乎座位全部坐满了,而且气氛很是压抑。不管是男女老少,都端正坐着,垂着头,一句话都不说。不知道为何,我心头有点毛毛的,可还是掏了钱,挑了个离老张头位置较近的地方,想同他说说话,解解尴尬。

可我说十句,老张头都没有回我,一个劲往前开着车。要知道,以前他很能聊,就算有些人向他吐苦水,他都会认真听,然后劝解别人,这会却一句话都不回。我总觉得怪怪的,借着路灯的光,偷偷往车子的后视镜瞥了一眼,只见老张头脸色铁青,神情呆滞,关键,我还发现他的五官居然走形了,鼻子嘴巴根本不在该在的位置,全部歪斜到了两颊两旁。

我不由地到抽一口气,用手擦了擦眼,再看还是依旧如此,五官扭曲,样子很是可怕。我赶紧捂住自己的嘴,缩回自己位置上,大气都不敢喘一声,脑子里一片混乱。

“嘶……”一阵疼痛感袭上心头,把我思绪拉回。我低头,发现一五六岁的小丫头正抓着我的手在咬,甚至还咬出了血,鲜血都顺着她的嘴角滑了下来。

***,这小丫头片子咬得也太狠了吧?咬我干什么?

小丫头吧唧了几下嘴,随即抬起头,露出沾满血的牙,冲我咧嘴一笑,那完全黑漆漆,瞧不见眼白的双眼极为让我毛骨悚然,她咯咯笑了两声:“姐姐身上太香了,我忍不住了,咯咯咯……”

这笑声让我想起了那晚唐娜的声音,也是这样恐怖渗人。

我很想揍她,但生怕小孩子家长在附近,也就没好意思,只是想将自己的手抽回。可这小丫头居然力气大得很,我不仅没法收回,还被她一把拽下了座位,直接被拖到了车厢中间,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我也才注意到,周围坐着的也通通不是人,他们根本没有脚,裤管下面都是空空如也,而此刻正一个个贪婪得舔着嘴唇,像是见到了什么美食一般。

我紧张得咽了咽口水,我明白他们的意思,他们是想吃我,可奇怪的是,没有一个鬼敢上前来同这小丫头抢夺的。

“咯咯咯,主人说过,谁能捉到你,就能吸你的血,把身子留给他就行,看来这美差事,要让我得到了啊,咯咯咯。”她笑得很是得意,也笑得很难听,刺耳的难听。

为了活命,我趁着她得意之际,用劲一脚踹翻了那小丫头,想立刻逃离,却被她一把狠狠拽住了头发。

“想逃啊,做梦!”小丫头凑近我面前,眯着眼,恶狠狠吐出这几字。

我以为我要死了,连忙闭紧了眼睛,心里没来由的想起了那老色鬼,突然好希望他能来救我。

“让你偷跑,现在知道怕了啊?”

是老色鬼的声音!

我慌忙睁开眼睛,才发现刚刚还拽着我头发的小丫头,此刻已经倒在过道里了,而我旁边则站着一陌生男子,居然还是穿着古装的!

“你你你……”我惊得说不出声音来,这一身着蓝色唐圆领,束着白玉冠的俊秀男子,难道是老色鬼本体?

这气质完全不符合啊?

他一回眸,那双深邃的黑眸子,让我一下子认出了穆绍昀。许是因为他现在很正经,那双漂亮眸子配上此刻的干净清瘦的容貌,反而更显得他高贵,似乎有种与生俱来的王者之气,甚至连周身那股子霸气也通通侧漏,宛如神祗一般,让人不敢亵渎。比起昨晚我看到的那张脸,现在的模样更是好看上许多。

“呵,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我前上司啊。”小丫头说话极为老练,一改刚才的天真无邪模样,冲我阴险一笑,说完还刻意用手抹了抹嘴角的残留的血,然后伸舌头舔了舔,很是留恋的样子。

穆绍昀冷哼一声,不知道从哪里抽出来一把木剑,直指小丫头脑门:“念在你曾为我效力,我姑且放你一马。”

小丫头双手环胸,冲着老色鬼挑了挑眉头,讥笑道:“哟,怎么二十年没见,你就这么心慈手软了?我可记得,你向来下手狠辣得紧啊?和这个契约人在一块,变得有人味儿了?”她冷哼一声,接着说道:“哎,说起来今日咱难得叙一叙,是该客气客气的,不过可惜,这人是我家主人要定的,念不得旧交情,今日你不给,可别怪我了!”

穆绍昀眯了眯眼,将桃木剑一拎,这普普通通的桃木剑,周身竟然燃起了蓝火。他直逼向那小丫头:“我穆绍昀不管你现在给谁效力,但凡打她主意的人,我定然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我被他眼神里的那抹寒意给吓到了,但心里依旧默默鼓了掌,活了二十来年了,还是头一回有个男人为我说这句话,只是可惜,他现在已经是鬼了,而且旧的可怕。

小丫头见老色鬼也发狠了,立马掏出一根笛子,吹了起来。原本旁边死死盯着我,蠢蠢欲动的“乘客们”,突然一致又向我们这里围了过来。

“怎么办?”我有点慌,老色鬼手里就这么把小破木剑,能成事吗?

他但好似一点也不着急,仗着他手长,一把捞了站在他身后的我,直接搂在了怀里,浅浅一笑:“别着急,不过是些小喽啰而已,老公我这点本事还是有的,没准晚上回家还能有力气呢。”最后一句调情的话说得很轻,却足以让我听个面红耳赤。

不愧是老色鬼,这种紧要关头,特么的脑子全是些什么玩意儿?

《鬼夫来袭:甜妻不准逃》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何首污)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老张头,穆绍昀)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何首污)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鬼夫来袭:甜妻不准逃》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老张头,穆绍昀),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