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青霜阁》紫电青霜 诸葛青云 免费阅读 青霜阁傲娇受

青霜阁

武侠已完结

《青霜阁》是白如今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青霜阁》精彩章节节选: “你以为,你‘青霜阁’里的姑娘,哪一个还同她一样!恐怕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是清白的吧!”对面檀木椅子上的缎袍老者端着彩盏,抽搐着冷

|更新:2020-02-08 12:33:0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青霜阁》是白如今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青霜阁》精彩章节节选: “你以为,你‘青霜阁’里的姑娘,哪一个还同她一样!恐怕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是清白的吧!”对面檀木椅子上的缎袍老者端着彩盏,抽搐着冷

《青霜阁》免费试读

“你以为,你‘青霜阁’里的姑娘,哪一个还同她一样!恐怕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是清白的吧!”对面檀木椅子上的缎袍老者端着彩盏,抽搐着冷笑,一边拿眼瞅面前带着白纱的女子,一边恶狠狠的出言。

那句话,终于让青霜阁主的忍耐到达了极限,霜荷缓缓将指甲点着彩盏的盖子,声音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杜老爷子,你把我‘青霜阁’的女子,看成什么样的人了。虽说你们杜家堡在洛阳有些势力,但是,说得过分些,我照样可以让您永远走不出这个地方。”

说完,撤开修长的指甲,盏盖上赫然有了黑黢黢的洞。

好深厚的内力!杜家堡的杜老爷子怔了一怔,抬眼便去看昏暗阁子里的女子。

清白的面纱遮住了口鼻,只余一双眼睛,深色的瞳孔仿佛不见底,反射出针尖般的亮光。

这个人,就是暗里,洛阳最大杀手组织的主人!

两人之间便是一阵尴尬的沉默。杜老爷子的额上丝丝的沁出汗来,却不敢擦,挣扎着坚持,口气却明显的软了下来,色厉内荏。“总之……那件事,我点名要贵阁的清霓姑娘,其他人免谈。霜阁主,我开出的条件已经够优厚了,希望你能考虑。”

可是,蓝衣白纱的女子却沉默着,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终于,有人推门而入,打破了僵局,却是一鹅黄衣衫的少女。

“阁主,”少女一进入,便俯在阁主的耳边,低声急促的说了什么。

听到她急促的低声,青霜阁的主人明显受到了震动,眼睛亮了一亮,陡然起身。

“杜老爷子,我先告辞一下,请稍等。”阁主作揖,也不等他回答,径自跟着鹅黄衣衫的少女出了门。

“月,你刚才说什么?!”出了门,青霜阁的主人迫不及待,眼神却仓促而凌乱,追问。

“阁主,‘飞叶堂’的姐妹们,并没有找到丝毫长安金家少主的资料,除了他那些人尽皆知的事,他的家世武功,甚至是音容相貌,都不甚清楚。”鹅黄衣衫的少女还未平复呼吸,便急急忙忙的回答。

不可能,建立青霜阁数年以来,飞叶堂收集资料的能力,她是绝对放心的。可是,竟然还有飞叶堂收集不到资料的地方?

“月,看来这次要你亲自出马了。人手你随便调配,无论如何,也要将金家的底细盘查清楚。”青霜阁的主人冷冷下令,灼热的呼吸吹起了脸上轻薄的面纱。

“是。”鹅黄衣衫的女子领命,却不动,反而问,“阁主,那么这次的任务,您不打算派清霓去了吗?杜家堡的人,开出的条件……”

虽然对杜家堡开除的条件十分动心,可鹅黄衣衫的少女还是犹豫着,正如面前的青霜阁主——清霓那丫头,对她而言这样的任务,太危险了吧。

洛阳杜家堡与长安金家的联姻。杜老爷子却不舍得将自己的女儿青衣嫁到金家,便开出优厚的条件,要求青霜阁派出一人,代替青衣嫁入金家。

说的好听,江湖上谁人不知,两家的关系势同水火,即使是公开表示过要共弃前嫌,结交合并。这次的联姻,恐怕只是相互交换质子,来换取彼此的信任罢了。

而且,事情远没有表面上如此简单,杜老爷子根本就没打算联姻,派过去青霜阁的人,实际上是里应外合,来监视金家的一举一动,并且从内部慢慢瓦解。

“早晚有一天,杜家堡是要吞并金家的。”杜老爷子曾经笑着,对面前的青霜阁主说。“当然,贵阁的人我是不会伤害的,动手之前,我会通知贵阁,将清霓姑娘平安的送出来……事成之后,杜家堡便是贵阁的助力眼线,贵阁在长安的实力,也将增加一倍……”

以与杜家的长期联合与青霜阁在长安的发展为报酬,条件,的确是很优秀的……可是,为什么是清霓呢,为什么偏偏是清霓呢?!

“那丫头……怕是阁里最为干净的人吧,我杜成的‘女儿’,不能是不干不净的下贱风尘女子!”

那就是他的理由?!青霜阁主下意识的擦了一下鼻子,手心里却有汗。

“不行,我不会让清霓去。”终于,她下定了决心,抬眼去看面前鹅黄衣衫的少女。

“不,我要去!”

陡然间,一个声音脆生生的插进来,带着些许恼怒的味道。

她诧然回头,看见了长廊之上的女孩子。大眼,年轻的有些稚气,却抿着嘴,倔强的反驳。

“清霓!”鹅黄衣衫的女子失声,急促的提醒着,“你怎么可以这样对阁主说话!”

女孩子只有十四五岁,不依不饶的走上前,失礼的盯着青霜阁主,大声,“阁主,请让我去!我在这里待得太久了,却没能为青霜阁做过什么,我……”

“住口!”没想到,青霜阁主却冷笑着打断,一字一字的,“我青霜阁还养得起你,不需要你做什么。”

女孩子的脸陡然间涨得通红,下意识的便捏紧了两只小拳头,好一会儿,才艰难的说,“阁主你……太过分了,你怎么能不顾别人的感受呢!我不要做闲人,死也不要!这个任务,我接!”

什么!听到那样的话,青霜阁主倏忽怔住,第一次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女孩子。

这个孩子,什么时候,竟然敢反驳自己了……

她……那时的她,初见时的她,善良乖顺的她,她还记得一清二楚。

那,依旧是被战火包裹的时代。

作为青霜阁的主人的她,那次出游,却意外的捡回了她。

捡她,是因为心灵的触动。

刚遇见她时,清霓只有七岁,衣衫褴褛,跟无数城里的乞丐一样。

她却独自一人爬上了一丈多高的残墙断壁,一双肮脏的小手在断墙上拼命要抓着什么,*的脚踩在松散焦黄的墙上,岌岌可危。

果然,用力过猛,她脚底一滑,失足跌落高高的断墙。

偶尔经过的她惊觉,点足飞身而上,白皙的手掌在女童的腰间一拍,便卸下了所有的下坠之力,伸手,轻飘飘的揽着她落地。

女童被吓得脸色苍白,却不怕生人,看着救了她的蓝衣女子,忽而一咧嘴,朝她笑。

残亘断壁间,灰白的世界里,女童的一笑,却宛如春花,让少女的心底倏忽一暖。

女童却小心的张开合着的双手,便有一只洁白的蝴蝶,从手心里飘摇着飞起。

她一惊,抬头去看,断墙上面,是一张巨大的蜘蛛网。

这个孩子爬得那么高,就为了救这只蝴蝶吗?她不敢相信,低头,却见女童傻傻的看着蝴蝶飞走的方向,拿肮脏的小手去抹同样不干净的脸,笑得心满意足。

那样的时代……竟然还会有如此善良的孩子?难道,战火,流亡,杀戮。竟然丝毫没有污染孩子水晶般的心吗?

莫名的,她的心一颤,竟然无条件的收养了她。

只为……保护那颗纯白的心吧。

那以后,五年了。清霓她,除了一颗干净纯白的心,竟是什么也不曾有的。没有练武的天赋,没有能歌善舞的才华,却偏偏做了她的四大护法之一——只因为,做了护法的她,面对死亡与杀戮的机会,反而少了吧。

她如此用心良苦的保存她,将她与外面血腥的世界隔离,到头来,她却不曾明白她的用心,反而急着要去外面腥血泼天的世界里去?!

她出了口气,看着面前女孩子清亮的眼睛,终于冷哼一声,说,“随你,万一死了,别怪我……”

清霓真的嫁到了长安金家,以杜家堡大小姐,杜青衣的身份。

长安的金家,真的繁华的名不虚传,她与金家少主的婚宴,办的轰动全城。

还因为,那是两大家族合并的开始吧。

她坐在新房的床踏上,忐忑的等待着素未谋面的夫君——临行之前,月与晓剑堂的姐妹也不曾回来,因而,除了对两家家世浅显的认识,她对于这个未来的夫君,丝毫不了解。

终于,漫长而又艰难的等待之后,熙熙攘攘的门外,有人漫不经心的推开喜阁的门。不久,带着大红喜帕的她,便看见了一双红色,用金线绣着比翼鸿鹄的靴子。她的心,便不受控制的跳动起来。

像所有嫁人的少女一般,兴奋却忐忑,幻想着未来夫君的样子。

终于,一只修长的手拿起床边矮桌上,嵌满了七彩宝石的秤杆,插入流苏的喜帕之下,慢慢挑起。

眼前便是一亮,她鼓起勇气,去看面前的夫君。

可是紧接着,她便是倒抽了一口冷气,白净的脸扭曲着,几乎失声尖叫。

他,金家的少主金翔,竟然长的如此模样?!

面前,穿着红色吉服的年轻男子,有着昂藏的身形,半张俊美的脸。然而,另外的半张脸,竟然狰狞的宛如厉鬼!那上面,有四道深深的伤痕,宛如被野兽抓伤过,完全无法愈合。而且最深的一道横贯眉眼,几乎将眼珠子剜出来。

那是旧伤。事隔多少年了,依旧如此狰狞,可见当时他,受了多重的伤。

自知自己失礼的举动已然伤害了面前的人,清霓先红了脸,低下头去,却忍不住,偷偷拿眼去瞧金翔的脸,小心的咬着下唇。不知怎的,看着他那些疤痕,除了害怕以外,内心还有一种异样的情愫暗生,陌生且熟悉。

红色吉服的少年显然早已经习惯了女孩的反应,眸子里的光却还是一暗,嘴角边唯一的浅笑也失了踪影,冷哼一声,却不曾说什么,只是径直将手中的喜帕扔到床榻上,俯过身来。

见他那半张狰狞的脸靠近,清霓的心便是一颤,下意识的躲开,抖着唇低下头去。然,对方却只是俯身,抱起一床被褥,转身而去。

红色吉服的金翔伸臂,将堂中桌子上的东西一扫而下,便

《青霜阁》精彩评论

    还有就是,文青、啰嗦,主线变成女人的事情。既然你要写商业小说,就得按照商业小说的规则。难度你天天辛苦码字,就是为了吐槽吗?当局者迷,你自己想得多么好,但是我这些看过一千几百本的读者,多少都有资格说你入魔了,就是痴线的意思。成功的作者(白如今)和扑街作者(白如今)的区别,在于成功作者(白如今)能控制自己的痴线文青,扑街作者(白如今)控制不了,还说读者看不明白。情况就跟文艺导演的自己YY和商业导演的区别。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