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枉凝眉》枉凝眉解释及表达含义 蕾丝 枉凝眉最新章节

枉凝眉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林钰儿,潘阜剑的小说是《枉凝眉》,它的作者是渡边佞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喂!林钰儿!林——钰——儿~~!你想赖床到什么时候啊~!” 林钰儿被一阵杀猪般的吼叫声惊醒,她失神地看着眼前这张熟悉的脸,喃喃道

|更新:2020-02-12 04:39:2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林钰儿,潘阜剑的小说是《枉凝眉》,它的作者是渡边佞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喂!林钰儿!林——钰——儿~~!你想赖床到什么时候啊~!” 林钰儿被一阵杀猪般的吼叫声惊醒,她失神地看着眼前这张熟悉的脸,喃喃道

《枉凝眉》免费试读

“喂!林钰儿!林——钰——儿~~!你想赖床到什么时候啊~!”

林钰儿被一阵杀猪般的吼叫声惊醒,她失神地看着眼前这张熟悉的脸,喃喃道:“潘阜剑?”

潘阜剑见她突然一脸求证地看着自己,先是一愣,然后思考着眨了眨眼睛,突然一脸牛气道:“哎,被你认出来了,其实像我这样的大牌一直都是很低调滴~!你要知道,毛主席曾经教导我们说,做人要低调,行事要厚道,钱多别计较,妻妾要全套……”

他说着抬手指着窗外的天空,一副沐浴光芒,闪闪发光的样子。

“真的是你!”林钰儿却没有像往日一样抬杠嘲讽,此刻她激动地抓住他的手,这么会装逼的人肯定是潘阜剑没有错!

潘阜剑却突然一把拍掉她的手,远远跳开,道:“喂喂喂!别以为在考古工地我就会饥不择食!你这样的女人,倒贴的话……倒可以考虑一下。”

说着,还用一种审视挑剔的眼光上下打量着林钰儿,那眼神,怎么好像挑猪的猪倌?

林钰儿却没有理会他的逗弄,或者说她已经习惯了,自动过滤了……此刻,她正兴奋地喃喃自语“太好了,只是一个梦,我没有死……我还活着……”

“你当然没有死了!”潘阜剑见林钰儿不睬,也觉得没趣,在她床前大大方方地坐下,抱怨道:“你要是死了,那些老不死的肯定又叫我一个人整理探方了……”

他坐在床头,长叹不已,喋喋不休,却没有发现林钰儿越来越阴霾的脸色……

“死人!又偷偷进我房间!”某女大吼,声动九天!

“啊!杀人了啊!”某男哀鸣,悲泣鬼神!

隔壁正在拿着放大镜研究器物的一群老头,闻声皆是一愣,被放大镜放大N倍的几双老眼里闪过一丝恍然,然后纷纷感叹道:“后生可谓啊~!后生可畏啊~!”

……

艳阳高悬,碧空如洗。

厚实的黄土上,错落排列着一个个规整的探方。

林钰儿拿着传说中的“洛阳铲”,认认真真地剖开土层。这是一处位于中国西北部的探方,有老先生怀疑是前秦国都遗址。但是挖掘许久并无所出。

奇怪的是,自从来到了这个考古工地,林钰儿就开始做奇怪的梦,有的时候是重复的,有的时候又不同。有的时候朦胧模糊,醒来就忘了个大概,而有的却清晰异常……

就像这一次,她只记得最后看到了自己的坟墓,其他的便都记不得了。

只是……在所有她能记得的梦里,都有潘阜剑……

“林钰儿~!”潘阜剑突然从背后冒了出来,愁眉苦脸道:“你就别挖了,老头们又要叫我收拾!”

林钰儿抬头看了看他,神情有些复杂。

雪白的衬衣使他如刀刻般的线条泛出微微白光。剑目星眉,器宇轩昂,薄薄的唇若有似无地上翘,眉宇间有股玩世不恭的气质。

对于每次梦里都会出现潘阜剑这件事情,林钰儿一点也不觉的奇怪。因为……这个人就是她大学第一天就喜欢上的人。

一见钟情?她以前真的不相信。

那么就解释成“第一眼印象”吧!总之,喜欢一个人便看他的一切都是好的,包括他的玩世,他的无聊,他的……

“干吗这样看我!”潘阜剑被她看得有些发毛,道:“别看了,别看了,看美男要收费的!”

林钰儿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了,忙收回目光,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她只得盯着手里的铲子,我铲,我铲,我再铲,我继续铲……

潘阜剑心疼地看着她手中的铲子,倒不是他多有爱心,要知道负责保养工具的可是他呀!

他连忙出声阻止:“好了,这铲子惹你了,还是这块地惹你了,再铲下去,土地公公都要铲出来了!”

林钰儿不为所动,我铲,我再铲,我继续铲!

“败给你了,好好好!给你样东西瞧瞧,你就停停手吧!”潘阜剑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专用的储蓄盒,递了过来。

她也不是真的要折磨那支无辜的铲子,于是立马接过盒子,打了开来,随口问道:“是新出土的?”

“是啊,我本来不想拿出来刺激你的,但是这个就是差距啊!某人挖了半天一无所获,我就随便挖一下,真的是随便挖一下哦~!”

潘阜剑又开始仰头对晴天,摆出一副沐浴光辉,金光闪闪的样子。嘴里念念有词:“这个就是差距啊~!这个就是人品啊~!”

“咦?这是!”林钰儿却没有理他,整颗心都被手镯吸引了。手心里传来丝丝凉意,阳光下雕龙刻花灵动如真。

但这不是关键,关键是,这个手镯,在梦里,出现过……两个手镯一大一小,一粗一细,刻花也是一牝一牡。

她将小的那个带上,不大不小,竟然刚刚好。她兴奋地托起左手,对着阳光,仔细打量着。

“玉镯要带在左手,因为心在左边。就像我习惯在你左侧,只是想离你的心近一点。”

刚刚还没个正形的潘阜剑突然讲出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眼神显得那么温柔…….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温柔,林钰儿心中却一阵苦涩。一次偶然,林钰儿知道,潘阜剑是有女朋友的。

她有时会猜测,此时此刻的暧昧温柔,是不是潘阜剑刻意的?如果是那样,他对自己,是不是太残忍?可是,这样的残忍她却又舍不舍得拒绝?

她心里一阵慌乱,起身走了两步,犹豫地看着手中的镯子,然后扔下句“先借我看看”,也不等对方回答,便逃也似地离开了……

明天。

明天吗?

他的嘴角泛起一个邪魅的笑容,是林钰儿从来未曾在他脸上领略过的。

阳光下,他微笑的侧脸,显得朦胧透明,像一个将醒未醒的梦,淡淡的,凉凉的。

一夜无梦,翌日……

“啊!二皇子!?二皇子醒了!”

林钰儿睁开惺忪睡眼,还未完全清醒就听到身边有人大叫,音色还很稚嫩,是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

见门外的侍从出去禀告了,小女孩才回过头看着林钰儿,一脸的激动。她眼里泛着泪光,哀声道“二皇子,你可算醒了!呜呜,吓死心儿了。”

林钰儿看着古色古香的房间,和房里出出入入忙碌的下人,以及眼前自称心儿的女孩,愣愣出神。

穿越?

不对!她叫我什么?一念及此,她赶忙问道:“二皇子?你是说…我?”

“对啊,二皇子,怎么了?”心儿疑惑道。

看着心儿认真的表情,林钰儿快要抓狂了。不是吧?我穿成男的了?这么悲剧?我又不是同性恋,而且,我这么善良又信仰坚定,还爱祖国爱人民……

她心中一阵悲鸣,上帝大大,难道你不爱我了吗~~~~

《枉凝眉》精彩评论

    这《枉凝眉》从出土文物和典籍出发推演故事,这点有趣,前期的故事从一郡之地铺开,勾连各种制度、人物、线索,几乎是一副秦代民风情画,不凝滞沉痛,适合轻度阅读。主角(林钰儿,潘阜剑)开始卷入几次灭国之战之后,开江西之地,登南岭之巅,接下来马上又要西征,爵位迅速攀升,也正式登上了历史的大舞台。但在这部分,作者(渡边佞)写作时似乎有意克制,不怎么煽情狗血,可能对于一些读者来说没那么“爽”。而对于黔首起家的主角(林钰儿,潘阜剑)来说,咸阳的水又深又浑,工于帝王术的祖龙,暗藏敌意的赵高,自命不凡的贵族……顺势而起的弄潮儿最终会去向何方?吾为周文?黄袍加身?总体粮草以上,可以一看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