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嫡女召夫之一世好命》嫡女召夫之一世好命国语 诱受 嫡女召夫之一世好命蕾丝

嫡女召夫之一世好命

古代言情连载中

安魔新书《嫡女召夫之一世好命》由安魔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宿溪,那只,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孙妈妈和棠叶两个人,此时正陪着黎雀儿站在宿溪院的庭院中,查看葫芦形水池里的水势和枯枝败叶的淤积状况。 听见外头院子里传来小丫环的

阅文集团
|更新:2020-09-21 20:36:5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安魔新书《嫡女召夫之一世好命》由安魔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宿溪,那只,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孙妈妈和棠叶两个人,此时正陪着黎雀儿站在宿溪院的庭院中,查看葫芦形水池里的水势和枯枝败叶的淤积状况。 听见外头院子里传来小丫环的

《嫡女召夫之一世好命》免费试读

孙妈妈和棠叶两个人,此时正陪着黎雀儿站在宿溪院的庭院中,查看葫芦形水池里的水势和枯枝败叶的淤积状况。

听见外头院子里传来小丫环的哇哇尖叫声,孙妈妈立即让棠叶送黎雀儿回屋去。她自己则快步跑到院门那处。看到杜仲用脚卡住门缝,不让丫环们把门关上,还笑得跟个地痞流氓一般,气得她眼睛里都快冒出了火。

“好你个庸医!我家小姐身体可好得很,你别过来寻她的晦气!”

她指着杜仲骂了一会儿,想把他骂跑。

无奈杜仲的脸皮不是普通的厚,都要被人骂成狗了,他还是笑嘻嘻的。

孙妈妈又怒又急,便自己上前替下一个小丫环頂住院门,改而让那个小丫环回后头厨房里去取一把砍肉的厚背大菜刀过来,只待将杜仲的脚丫子砍下来作卤蹄膀。

小丫环大概是被这一通变故给吓傻了,呆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孙妈妈连喊了好几声,她才回过神来,真的往厨房那边跑去。

孙妈妈瞅了瞅小丫环跑远的方向,而后侧眼瞪着杜仲,放出狠话威胁:“你若是识相,就快些把脚收回去。要不然,今儿个晚上,宿溪院里可就要加菜了!”

杜仲一点儿都不害怕,甚至笑得更加灿烂。他扬言自己是有重要的消息要告知黎雀儿,并非过来惹是生非。他还劝诫孙妈妈赶紧进去通报一声,免得他等得不耐烦,会改变主意,不把那消息告诉黎雀儿。

说是这么说,只不过他以脚抵门的姿势、嘻笑孟浪的言行,跟不耐烦的样子可是半点都搭不上边。

孙妈妈又怎会信他,反而骂得更加激烈。

可能是被骂得太久了,杜仲的脸色终于变得严肃起来。他沉默地打量了一下孙妈***体态,又观察过她的面容和头发。他的这一系列动作都很慢,但不是他平常走路做事时那种慢悠悠地慢,而是非常仔细不敢有一点遗漏地那种慢。

即便是孙妈妈这种见多识广的人,也被他的突然转变给唬住了。

她不安地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物,以为裙摆上面落了什么小虫子。

没想到杜仲却故作深沉地提醒:“我看老人家你的身量,相较于寻常妇人而言,实在是过于宽大了一些。就你这个体型,心肝脾胃肺都不堪重负,还是不要再动气,免得伤了内腑。我的出诊费很贵的,也没有义诊的怪毛病。”

他言辞间摆明了就是在嘲讽孙妈***体态臃肿。

孙妈***上一任主人,也就是黎雀儿的娘,待她极好。黎雀儿更是敬她重她,将当成了自己的第二个母亲。她的儿女们也都各有出息,不用她操心。可以说她这一生虽为下人,却没有吃过任何苦。心宽体胖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不过杜仲作为一个大男人,竟随意评论女子的形体,未免太刻薄了一些。

就连跟在他身后的医僮都看不过去,重重地咳嗽一声,默默指责他的言行不当。

杜仲并不知自己的过错在哪里,还建议孙妈妈出十两银子从他这里买一个方子。只要她照着方子上所陈列的事项去做,包管一个月以内就能回归到正常体型。

孙妈妈气到口不能言。

她怒腾腾地退开一些,不再堵着门,转而俯身脱下自己右脚上的一只鞋子,照着杜仲的脸打过去。

“奶娘,算了吧,别和他计较。”

黎雀儿来得正是时候,否则杜仲的脸上指不定会多出一个鞋印子。

其实黎雀儿本不想出来掺和。可当她看见原本守着院门的小丫环居然跑去厨房里拎了一柄大菜刀出来时,她终是坐不住,要出来看一看到底发生了何等惨烈的事情。

孙妈妈顿时委屈,大骂杜仲无赖透顶,竟敢拿女子闺房中的事打趣。

她手上握着的那只鞋子也还没有放下去,仍然在杜仲眼前晃来晃去的。

黎雀儿走过去接下孙妈妈手里的鞋子,弯腰蹲在地上,亲自替她将鞋子穿好。而后看也没有看杜仲一眼,打算牵着孙妈妈回屋去。至于杜仲卡在门缝里的那只脚,他爱卡多久就卡多久,随他去吧。

她倒是大度,不过杜仲可不一样。

他趁左侧院门无人抵挡之际,顺势推开那半扇门板,正欲走进来,棠叶却一下子推开那个拎菜刀的小丫环,并且将她手里的菜刀抢了过来,然后鼓起勇气上前,举起那柄足可以砍断猪头骨的菜刀,拦住了他。

孙妈妈即刻称赞了棠叶一番。

接着,她便转身关上那半扇被推开的院门,将杜仲赶出了门外。

未等她走开,杜仲的指间忽地多出了一张银票,还是面额一百两的大票子。

“你想做什么,收买我啊?我们宿溪院里的人,个个都有节气,可不像你这庸医一样,喜欢收取封口费。”孙妈妈边说边抢下那张银票,想将之撕得粉碎。

杜仲此时却说:“撕碎了可要双倍偿还哦。”

孙妈妈捏住银票边沿的手指头,一时僵住,撕也不是,还给他也不是。

走在前头的黎雀儿又返回来,把孙妈妈手里捏着的银票拿过来,团成一个小小的纸团子,再把它扔到杜仲身上,并要他马上离开。要是他再这般纠缠不休,她便叫人去报官,好将他抓进大牢去认真反省几日。

杜仲手腕稍微一转,接住那个纸团子,将之揣进怀里。

但他并未依言离开,神色也一如先前那样地不正经,笑望着黎雀儿的怒容,根本不惧惮很有可能到来的牢狱之灾。

黎雀儿今日一袭月牙白的袄子,里面一色的冬裙,整个人素雅清新。只有发髻上配着一支牡丹红的花簪,点缀得她更显恬静。即便在盛怒之下,也不见恶色。

“把你头上这簪子送我,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杜仲没头没尾地开口。

黎雀儿已经上过他一次当,这次怎会理他。

她只当没听见他的话,拉着孙妈妈和棠叶就往里面走。

杜仲并不急着往门里挤,以便追上黎雀儿。

他仍旧站在门外,只不过假装不经意般地多说了一句:“是关于黎夫人的消息,要是真没有人想听,那就算了吧……”

黎雀儿的脚步瞬间滞住,她闭上眼睛整理好情绪,再回过头去,问他是何消息。

《嫡女召夫之一世好命》精彩评论

    网游式的无限流恐怖题材女主(宿溪,那只)文。标着恐怖,但是实际很好玩。女主(宿溪,那只)各种神操作。比如某个恐怖副本里,BOSS附身木偶吓女主(宿溪,那只),女主(宿溪,那只)起手就把辣椒塞进木偶嘴里再比如,某个恐怖怪必须唱完歌才能杀人,女主(宿溪,那只)在她唱歌的途中不停的往怪嘴里塞吃的,电灯泡。。阻止她唱完这首歌。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