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九凤涅槃》家有九凤电视剧全集 小顶 九凤涅槃强强

九凤涅槃

现代言情已完结

柒妞新书《九凤涅槃》由柒妞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萧夫人,那一日,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我听着感觉惊心动魄,虽然知道他们此番坠崖并未失去性命,不然难不成我面前的萧将军和顾念是个鬼魂,这显然不太可能。但是这样,我就更好

北京大麦中金科技有限公司
|更新:2020-09-22 16:35:5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柒妞新书《九凤涅槃》由柒妞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萧夫人,那一日,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我听着感觉惊心动魄,虽然知道他们此番坠崖并未失去性命,不然难不成我面前的萧将军和顾念是个鬼魂,这显然不太可能。但是这样,我就更好

《九凤涅槃》免费试读

我听着感觉惊心动魄,虽然知道他们此番坠崖并未失去性命,不然难不成我面前的萧将军和顾念是个鬼魂,这显然不太可能。但是这样,我就更好奇他们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看来书中所写的主人公坠崖却未死的事情都并非作者带着光环随便写写,那是真的有可能的。

顾念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全身酸痛动弹不得,睁眼看见碧蓝的青天以及飞旋而过的小鸟,觉着自己果然命硬这样都没死。但是显然命硬的不止她一个,耳畔传来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醒了?”

顾念侧头看去,是那个少年,他的手臂胸膛甚至脸上,都有着数道血痕,想来是坠落的时候被一些大树给刮开的,顾念低头看了看自己除了略显狼狈的衣衫,竟然没有一丝血渍,想来她在少年的怀里受到了最好也最大的保护。

萧绎生了一堆火,正烤着不知从何处打来的野鸟,见顾念醒转走到了她的身旁:“也不知掉到了哪里,休息一下我们就得启程寻路了。”

顾念点了点头问:“这么高,竟然没死?”

这是她一直以来的疑问,不光没死,两人都没什么重伤,未免太过匪夷所思。她本就不是个正常人,没死还能理解,可是这个少年竟然也没事,难道这个少年不是人,而是仙?

我想问萧夫人那个正常人要怎么理解,可是她只看了我一眼却不回答我,继续说了下去。

彼时萧绎拿下火架子上的烤鸟,扯了一个翅膀给顾念说:“我还不能死,也不会眼睁睁地等着死。”

在顾念昏过去的时候,萧绎并没有听天由命,听天由命的结果除了死以外也就没有别的了。手中的重剑一再地插入崖壁,又一再地坠落,但是这也为他起到了一个很好的缓冲,就在要落地的时候,他手中重剑再次一挥,直直地插入了大树的树干之中,虽然终归改不了自身重力带来的强烈冲击,可是他抱着顾念身形在树林间急急滑落,倒也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了。

吃过了饭,顾念想要站起来,这时发现右脚踝传来剧烈的疼痛,惊呼了一声又摔了下去,不过却是摔在了一个温软的胸膛处,萧绎蹙眉看着红肿的右脚踝道了声:“看来是脱臼了。”

虽然隔着鞋袜,可是让一个初见面的陌生男子就这样拿着自己的脚,顾念也是羞涩起来,想要收回却被萧绎紧紧地拉住:“我虽然不是大夫,可是这种伤痛也经常碰到,没事的。”

话音一落,顾念不自觉地惊叫了起来,吓得林间歇脚的鸟儿都是四散逃开,骨头对接的声音,让顾念知道应该无碍了,可是那种疼痛久久不能释怀,委屈地看了他一眼:“真是不懂怜香惜玉。”

萧绎此时背对着顾念正在熄灭柴火,听到了顾念的声音也不回头,只是淡淡地笑了笑。

顾念见他不说话,抿了抿嘴,半晌之后似乎鼓足了勇气开口说道:“萧绎,谢谢你。”

滴水之恩尚且涌泉相报,这救命之恩,根本就是无以为报。在我看来,顾念就应该这样以身相许以报救命之恩,可是转念一想,若戏本中的故事为真,后来萧绎动用的是当今大王周惠王的诏书,才让顾念肯点头嫁给他的。

萧绎转身望着顾念,挑了挑眉,唇边勾起温暖笑意:“能得雅廿花旦的一声道谢,足矣足矣。”蓟县都谣传着,千金难买雅廿一言,想来萧绎也是听说了。

顾念笑了笑,觉得果不出所料:“看来你在跟着我。”

人红了,出名了,总会有人盯梢自己,顾念早已习惯,但是想来,这些追求自己的公子哥们,鲜少会有人以命相救的。如果她不是个戏子,如果她不是个无心之人,有这样的姻缘,着实是好。

萧绎喝了一口用树叶打来的水,居高临下地俯视顾念:“悬崖上练习实在危险,以后别去了。”

顾念的心猛然一惊,从未有人与她说这样好听的话,或许他只是随口一说,可是在顾念的心里,比那些“君子好逑”的句子,都要来的好听。

好听地她的心都要化了。

可是奈何,她没有心可化,她一直都没有分清楚,她是为了戏而生,还是生来为了戏。

虽然骨头是接好了,可是顾念的脚伤并没有完全恢复,看来除了脱臼之外,应该还伤到了别处,看着她一瘸一拐萧绎想要伸手搀扶,却被拒绝了。

无奈之下,只能给顾念准备了一根高低合适的树枝以作拐杖。

两人行走了两天,期间喝的水是山里的泉水,吃的饭是萧绎打来的野味,话不多,但是似乎有那么一些莫名的东西不需要多说,就会慢慢的产生。

第三天,两人终于到了蓟县,也是这一天,萧绎知道了雅廿的真实身份,是当今县令的二女儿——顾念。

之后的日子里,顾念就在自己的院子内养伤,白日里无聊晒晒太阳,夜晚早早入睡,似乎自己的生命里,从来没有那一日的坠崖,也从来没有那个叫做萧绎的人出现。

休养了一周,脚伤彻底好了,顾念再也待不住来到了戏班子。

刚一进戏班子,领班就告诉她:“有位公子天天都过来找你,见你没来,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是一支金钿步摇,那一日落在了崖底,找了许久都未曾找着,以为是再也找不到了。这是母亲唯一留给她的念想,没想到萧绎给她找来了。

将步摇收好,领班伸手指了指外边:“那位公子又来了。”

转身看去,犹如看到了寒风之中乍现的阳光,温暖却又遥远,是萧绎,他来了。

但是顾念,却不能任性地随着性子对待他了。

恢复了以往的孤傲,她冷冷地对他说:“谢谢你,找来步摇。”

萧绎愣了片刻,总觉得顾念与那时有所不同,却又说不出来哪里的不同,挑眉低头看着她,正好可以看见她凉薄的唇瓣,犹如鲜艳的杜鹃盛了开来:“我听说,上你家提亲的人,都被你父亲赶了出来。”

顾念不置可否:“确切地说,是被我赶了出来。”

萧绎的脸上蔓开一层一层的暖意:“明日,我想上你家提亲。”

手中握着步摇的手一紧,顾念可以感觉到自己颤抖的身躯,这个人,她是想嫁的,可是她怎么能嫁呢。“不要来。”

萧绎蹙了蹙眉不解:“为什么?”

低垂着眼睑的顾念片刻就收拾好了情绪,她是个戏子,出色的花旦。“因为,我不会嫁给你的。”

看着她的眉间蔓开明丽的笑容,萧绎感觉自己的眼被刺得发疼:“真是一个铁石心肠的姑娘,那么我会等你的。”他以为她只是还没放开心接受他,可是换来的却是锥心的疼痛。

顾念的唇角勾勒着温柔浅笑,可说的话却如同冰冷的刀子,生怕刺得不够疼不够狠:“这么多翩翩公子尚不能入我的眼,你何以为,你,就能行?”她看着他,眼里尽是高傲,似乎看着路边令人不屑的污秽,“凭你比别人少了一目?还是凭你看去比别人沧桑了些许?”

萧绎掩在袖中的手不自觉地攥紧,感觉自己的一颗心似乎被刺得遍体凌伤,他是个将军,曾经将自己的尊严与国的尊严牢牢地联系在一起,那是神圣不可玷污的。可是如今,他觉得似乎被人扔在了地上,狠狠地蹂躏。

他颤抖着声音不敢看她,她说地没错。她是当红的花旦名角,她是县令的女儿,她是蓟县的一枝花。

“我以为,那几天,我们已经与别人不同。”

顾念唇角的笑意更是明媚,面上的讥讽刺得萧绎睁不开眼:“这就是你救我的因由吧,以为救了我一命,就会以身相许。这未免太天真太可笑了。萧绎,你,不,配。”

我听到这里心里一惊,萧夫人说地平静似乎在说别人的故事,因而我不敢肆意揣测她真实的想法。我听得出来,她已经为他心动,可正是如此,我更不解为何她要这样做。伤了人,又伤了己。

无论是男人女人,自尊就是每个人最要紧的衣裳,肆意玷污他人的尊严,就好比剥了他的衣裳,然后逼他在市集上走一样。

我可想而知萧绎的愤怒。

顾念是蓟县县令的女儿,是蓟县的一枝花。可是他是周国的大将军,是蓟县的保护神。

萧绎还是没有如顾念所说放弃提亲,三天后,顾念看到自己家中大厅摆满了数箱彩礼正疑惑这次又是那个阔少来吃闭门羹的时候,她撞见了萧绎的目光,这道目光,凌厉尖锐,似乎一把尖锐的刀子已经来回刺了她数十刀,体无完肤。

她以为是他不死心,正要收拾情绪逼他离开,却没想到他身旁的一位公公模样的人高呼了一声“领旨”。领旨,领的只能是当今大王的旨令。顾念在原地愣住了,甚至都没有意识来掩饰自己的惊恐,顾县令看着发愣的女儿慌忙拉了拉她的衣角,将她拉了下来一并领旨。

“奉天承运,顾爱卿爱女顾念氏贤惠淑良,品德端庄。孤之爱将萧氏战功显赫,恰未婚配。当今郎才女貌,孤特赐良缘一桩,择日完婚。钦此!”

顾县令接过圣旨:“谢大王!”

顾念抬起头,看到了萧绎,以及他唇角淡淡的讥诮。她终究是自不量力,最后,还是躲不开萧绎。

大婚那天,她穿着亮丽的大红喜服,上面绣着鸳鸯戏水,看着他半醉微熏地进入新房,可以想象,他掀开她盖头的时候,面庞上会是刺眼的嘲讽。

萧绎看着那个让自己动心,却又伤得自己遍体凌伤的女子,如今是他的夫人,安静地坐在喜床上,龙凤烛静静地燃烧着,从此以后,她再不能去唱戏,要唱,也只能唱给自己听。从此以后,他会独

《九凤涅槃》精彩评论

    我个人认为这《九凤涅槃》惟一值得指摘的就是又太监了。就小说论,挺有意思的世情讽刺小说,三教九流写的非常精彩,令人手不释卷。然后我们谈作者(柒妞),毫无疑问他是个河殇派,因为他骂中国舔西方。我个人很喜欢他骂中国的部分,虽然偏激但骂得很有趣味;作为西方的舔狗,他也配信上帝?呸。但是我们不能带上作者(柒妞)评价作品,尤其是当作品没有暴露出那些不堪的私货时。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