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许我一世纵容》一世纵容小说 Twink 许我一世纵容Twink

许我一世纵容

古代言情连载中

《许我一世纵容》由网络作家左顾鱼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左萧,良诚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良诚摸了摸腰间的玉牌,还是走进了书房。左萧正坐在前头处理国事。跟早年杀气外露的左将军不同,进了官场的左萧收敛了锋芒,就如一把镰刀

|更新:2019-11-06 00:34:4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许我一世纵容》由网络作家左顾鱼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左萧,良诚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良诚摸了摸腰间的玉牌,还是走进了书房。左萧正坐在前头处理国事。跟早年杀气外露的左将军不同,进了官场的左萧收敛了锋芒,就如一把镰刀

《许我一世纵容》免费试读

良诚摸了摸腰间的玉牌,还是走进了书房。左萧正坐在前头处理国事。跟早年杀气外露的左将军不同,进了官场的左萧收敛了锋芒,就如一把镰刀利落地斩断前路的阻碍。他不再是冲动地会孤身一人杀入敌人营地的莽夫,不再是会亲切地与将士把酒言欢,输了会耍赖的没架子将军。当他面无表情的说出“你不配。”时良诚恨他,气愤地质问他有没有忘记他自己是谁!

“大人,我已经可以确定左小姐是真的。”良诚整理了情绪开口。

“良诚。”左萧从头痛万分的事务中抬头,“这么件事就让你费了那么长时间?”

“因为贼人一直没动静,我怕打草惊蛇所以耽误了许多时日。”

左萧明白面前这个年轻人恨他,左萧等着良诚下定决心反叛自己,也好了了自己的一桩心愿。他常从良诚身上看到一位故人的影子,于是对良诚对自己的疏远感到痛心,呵,也笑过自己感情用事,忘记祖上遗训。他,是一定要将生命献给西国的!

在左萧身边卑微了这么久,忍气吞声寻找答案,良诚也烦了,更何况真相已经不远了。那时之所以继续留在相府,料定左萧不会为难他,是因为左萧转身时眉宇的一丝不忍,他想不通左萧的心思,那时候无处可去,离开相府就意味着离开朝廷再也不能踏足半步,他怎么甘心。三年的等待,终于在左倾薇将短剑给他时有了结果。他不能再妇人之仁了,旧如昔蓝所说,拼出一条路来,将那些高高在上的人踩在脚下!

“最近华都不安稳,死了好些人。王尚书让我去助李总捕。相爷?”

姜还是老的辣啊,左萧察觉到什么,想想也是该差不多了。他走到良诚面前笑着拍他的肩,也没过问他怎么确认的左倾薇:“既然是王尚书的命令就去吧。不过等你有时间,再陪我去桃花林走走吧。”

良诚怔然地抬眼看他,眼前的左萧简直像个慈父,像以前一样会微笑着拍他的肩。他低下头,借弯腰拱手离了肩上的手,他告诉自己男子汉大丈夫不能心软!

“是。良诚告退。”刑部尚书王睽明面上是属于中立,私下却是跟右相右黎。右黎虽说不是善人,但是现下能对抗左萧的也只有他了。

走到半路,雨突然下的很大,淋了良诚一身,他甩着湿达达的袖子想:看来小伍是左萧的人了,他是早就确认过左倾薇了。父女做成这样左萧已经没人会去相信了吗?

杨琳撑着油纸伞在雨中欣赏美景,飘渺雨雾中的高阁庭搂这可不是现代可以看的到的。那是良诚吗?她看到不远处一个穿了青衫的人,定睛一看就是那个让她不自觉傻笑的人。良诚在屋檐下避雨,打湿的头发贴在脸上真有忧郁的感觉。她忽然想起寺天那个大男孩,有一次也是这样的大雨天,她被困在教学楼里回不去,寺天就在她望眼欲穿中跑来,简单的T袖牛仔在她眼里变成了燕尾服。自己明明淋成了落汤鸡,却还是笑呵呵将折的好好的伞递给她。杨琳曾经以为这个傻瓜会永远只属于自己,后来

刚想着到良诚那去,她看见不知什么时候左倾薇撑着伞站在良诚面前与他说话,小伍在稍远处侯着。她怎么出来了?走近后他们没再说了,杨琳就只听到左倾薇重重一声“我知道了!”

“怎么了?”杨琳躲进她的伞下,微仰起头看时只见左倾薇卷翘的羽睫轻颤。

今早起来时精神大好,我想过了,昨晚这种情况只有“以毒攻毒”可以解释了,既然是被毒瞎的,那么就有必要打听一番了,总有蛛丝马迹可寻。在那之前我要隐瞒所有人,谁知道哪个是深藏不露的坏人呢?对刚出世没多久的婴儿下毒,不杀,却打算毁了她一生,想必是有深仇大恨的。

我伸了个懒腰,实在不愿去想这些烦心事,就放自己一天假吧,去看看这里的天空,瞧瞧我走过许多遍的庭院。该怎么形容我所看到的世界呢,高高的假山是三角形的,黑色和灰色是主调,一块块连在一起,只有尖端是白色;花坛就亮些,墨绿上撒点深紫,我又抬头望望天,像是一段淡蓝的布绸。我知道了!我笑的开心,在心里对自己说:简直就是一副失败的油画,所有颜料都添了黑,景物便都模糊在一起,连成一片没有明显轮廓线只剩大片颜色铺成的明暗关系。

走过花园往北是胭脂姨娘的院子。院子很大,我闻了闻,种满两侧的是郁金香,一片嫩黄粗看一眼真是亮堂。已经好久没有去向姨娘请安了,一是因为琳儿和我都不喜欢她,另一个原因也是她自从琳儿醒来后便一直待在自己院子里不知道干什么,倒是那个丫头鸳鸳前几天遇到过,远远就听见她在骂下人们,见到我后没了声,小伍说她规规矩矩低头站在一边向我问好。我当时不免有些得意,点了点头作目不斜视的样子抬高下巴从她身边走过,虽然我斜视了也没用哈,不过这就是权利地位,我体会到了。

“姨娘,倾薇来给你请安。”我不敢看的太明目张胆,又不自觉凝神看去,便索性闭了眼,反正也是习惯了黑暗。要说对我或者我娘有深仇大恨的,最有可能的就是身为娘的表妹宋胭脂了,爹娘第一次相遇时她在场,偷跑出去约会时她把的风,这可是我和管家闲聊时听说的,管家一把年纪了,感叹命运离奇,一切都是天注定。我当然不以为然,运的确是老天掌握,但这命却是自己走出来的,人生中每时每刻都在面临选择,而决定的从来是自己,旁人干涉不了。很久以后,当我被黄沙迷了眼,拄着刀柄站在沙场上时想起这句话,凄惨一笑。

“倾薇啊,怎么有空来姨娘这?”姨娘有气无力的声音让我意外。

我关切地问道:“姨娘可是生病了?大夫来看过了吗?”

姨娘连咳几声,说没关系,又唤过鸳鸳:“去把我前几日寻到的小吃端上来。”这屋里有一股檀香味,就在这圣洁的味道中她向我慢慢道来娘以前的往事。

“你娘真是漂亮,又谈吐高雅,一点也没有商家女儿的俗气,我从小跟在她后面,看尽她所有的好。不怕你笑话,有段时间我专门找她的缺点,后来终于让我找到了,就是她的痴情。她义无返顾地嫁给了当时战败而归的你爹,所有人都反对啊。可是她不管,也不知道她娇小的身体里哪来的勇气。不过她没有做错,你爹也很爱她,你娘很幸福。”说到这里她顿了好久,是在回想往事吧,“只是她太幸福了,招人嫉妒。”

“什么?”我诧异,难道她果真知道瞎眼的真相?“姨娘说的是谁?”

你惊了一下,有些慌张的开口:“啊,很多人啊以前的好友什么的。她们都叹天不公,到处中伤你娘,散播你娘红杏出墙,是靠别人的孩子缠住你爹。不过你爹很相信你娘,毫不理会。”

我记得小伍说过,我娘是生我时难产而死的,是真是假?

“不说了,不说了。快,吃糕点啊,虽是农家制作但别有一番滋味。”她将糕点推倒我面前,殷勤道。

我咬了一口,果然很美味,清甜可口。心里对这姨娘有了些改观,我听的出她讲小时侯与娘的趣事时的真情。也许,她也并不坏,我又仔细想想,她的确没做过害我的事,是我直观的认为后母就应该是坏人。

从姨娘那出来时天空大变下起了雨,我听着雨打伞面的劈啪声问小伍:“你说,我娘的难产会是别人谋害的吗?”

小伍似乎很难回答,这种事本不该是丫鬟可以谈论的:“不会吧,听管家说当时夫人,啊就是现在的夫人也在产房,所以”

“咦,那到是了。”我轻描淡写一句,心里却矛盾的很,如果姨娘对我娘存有异心,那么她有的是机会下毒。

“小姐,良大夫在前面避雨呢。”

我睁开眼看,更加模糊的视线中是良诚修长的身段,阳光斜过画出水墨色的剪影。本相绕道而行的,我可没忘记他给我的痛苦,青楼那天之后脖子上的淤青几天才消,我还得防着不让人瞧见,当真可气!他却眼尖的将我叫住,又叫小伍扶我过去后走远些,有事与我这位小姐商量。我接过小伍手中的伞,心想好大的架子。

《许我一世纵容》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左顾鱼)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左萧,良诚)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左顾鱼)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许我一世纵容》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左萧,良诚),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