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剑耀九歌》剑耀九歌女主 第一十五章 码头 剑耀九歌小说TXT

《剑耀九歌》剑耀九歌女主 第一十五章 码头 剑耀九歌小说TXT

发布时间:2020-09-22 12:39:38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
小说作者:极光之北 状态:已完结

《剑耀九歌》是极光之北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剑耀九歌》精彩章节节选: 李沐走沿着大巳河走了一段路,然后便拐过了一道巷子口。他仔细辨别着南方,一路寻去。 他现在所在的位置,乃是四桥码头的外围。外围除了

>>>《剑耀九歌》在线阅读<<<

《剑耀九歌免费试读


李沐走沿着大巳河走了一段路,然后便拐过了一道巷子口。他仔细辨别着南方,一路寻去。

他现在所在的位置,乃是四桥码头的外围。外围除了那仓库,还有不少民居。码头上工人的聚集,也催生了热闹的集市。只不过,这终究是外围的,等到真的到了码头装卸货物的地方,一切就变得混乱而有序起来。

李沐看着眼前的景象,终于明白有序与混乱真的是可以和谐地结合在一起。

码头上的工人忙忙碌碌,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纤夫拉纤,民夫下货。掌柜带着手下盘货交钱。这一个个场面,在四桥码头各处上演。

李沐把注意力放在了周围的人身上。因为他在寻找阿媛的身影。一桑道人的符录,让李沐觉得是可信的。所以,他尽力在人群之中搜寻着。

可惜,看来看去,码头之上大多都是男人,罕有女子的身影。李沐不死心,继续在码头上搜寻着。

大巳河在四桥下拐出了一道河湾,可以让大小船只轻松停靠。李沐留意到,之前与一桑道人看到的那漕帮舵主的船,停泊在一个显眼的位置。

李沐很想靠上千看看究竟,但是那也只是想想而已。

找了一大圈之后,李沐站在码头一边,看着河岸旁忙碌的人影。自己身无分文,必须想想办法。否则,他便又要挨饿了。这年头,孤身在外,没有银钱傍身可不行。

李沐刚才倒是在码头上看到了不少招工的告示。多是来往行商临时招聘卸货工人,或者是经商掌柜招募一些伙计。这些工作,大多辛苦,工钱却贱。所以有些雇主也会用包食宿的优厚条件来吸引人。

若是放在平日,李沐定然是不考虑的。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包食宿的条件,变得十分诱人。

李沐仔细思量了一下,决心找一家工钱日结,中午管饭的雇主。这样他拿钱方便,中午又能省一顿饭钱。晚上的晚饭和住宿,随意对付对付也就过去了。

“若是真的没有阿媛的消息,那么先保证自己活下来吧。”李沐叹了口气,他的想法也变得现实了起来。

李沐继续在码头上逛,他来到了一艘正在装货的航船面前。那航船上挂着斗大的旗子,上书“东旗商号”四个大字。看起来,这艘船,便是那东旗商号的船。

这商船正在装货,几个打着赤膊的汉子,将一袋袋货物抗上了船。

那几个汉子之中,有一个略微瘦小的人影引起了李沐的注意。那是一个看上去比他年纪还小的少年。他的身量与那几个干活的大汉完全没法比。

大汉身上虬结的肌肉,彰显着力量。而那少年身上,瘦骨嶙峋,看上去仿佛没有多少力气。

但是他依旧抱着一袋货物,咬着牙关在干活。

他扛完一袋,也顾不上休息,从船舷之上走了下来。可或许是一脚踏空,他忽然向前摔倒。将正在装货上船的一个汉子撞倒了。那汉子本来是在发力,被少年这么一撞,重心不稳,连人带货一同调入了大巳河中。

而那瘦弱少年抓住了船板,才勉强让自己不掉入河中。

“对不住,对不住。”少年自知闯祸,连连道歉。

但是掉入河中的大汉却是破口大骂。“小子,他***,你这是故意的吧?”

“不,我没有。”少年辩解道。

“你等着!”大汉一脸恼怒的模样。要知道东旗商号这次装的货物,可是糖。这是从西南蹇州收来的蔗糖。一袋糖落入水中,哪怕捞起来,恐怕也是已经损失了不少。

这不是他自己犯的错,却要大汉自己赔偿损失,这让他很是恼怒。他看向少年的目光,也从严厉变成了愤恨。他从水中一跃而起,来到了码头之上。一踏踏板,直接飞身上了甲板。

瘦弱少年正在船上慢慢走下来,他还在小心翼翼地移动,却被大汉迎面一脚踢中胸口。

“扑通”一声,少年也掉入了水中。

那大汉这才有些解气,指着水中挣扎的少年哈哈大笑。周围那几个身强力壮的大汉也都笑了起来,空气中充满了快活的氛围。

那少年从水中冒出头,默默爬到岸边。一言不发,就这么恶狠狠地盯着那大汉。

“嘿,小子,你他妈还不服气是吧?”那大汉也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主。

少年默然不语,想转过身去继续干活。

大汉见他不接招,顿感无趣。不过他也没有穷追猛打,转身啐了一口。“没人教的东西。”

熟料这句话被少年听在耳中,他的立刻变了表情。低下的脸上露出了冰冷的表情。他抬起头。想着大汉吼道:“周老三,你他妈再说一遍!”

周老三眉头一挑,“小子,敢在老子面前吼了?”说着,他一捏右拳,拳骨发出一声脆响。周围做工的人也都停了下来,看着周老三和少年,期待着看一场热闹。

李沐站在远处,也看着两人。这少年体格比自己还不如,跟一个比他阔了一倍的壮年汉子起冲突,算不上一件好事。只不过他刚刚受了陈媛欺骗,对于多管闲事这样的事,已经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李沐不想多管闲事,但是架不住有人想管。人群之中挤出一个年纪稍稍大些的中年人。那人比不上周老三那么健硕,但是其赤(裸)的上身,肌肉棱角分明。一看就知道也是多年力气活打熬出来的。

眼见那人为少年出头,周老三也是皱了皱眉头。他在四桥码头做工的时日也不短了,他认得眼前的熟人。此人名叫白漻,年少时曾是大鹏帮的一员。而大鹏帮,正是松阳城东郭西林两大势力之中,郭守孝的帮派。他少年时在帮派,与林武的血手帮斗争之中,也是个狠人。后来人到中年,娶妻生子之后,退出了帮派之争,在大鹏帮的照拂之下平平淡淡的生活着。

白漻退出帮派之后,一直在四桥码头做工贴补家用,因为其与大鹏帮有几分关系,再加上身怀武功,为人仗义。所以隐隐成为四桥码头一位老大哥般的人物。

有他出头,倒是让周老三也在思量,要不要让他一个面子。

白漻一出面,伸手按住了少年,“陈渊,想想你姐姐阿媛,你不是他的对手,若是一味强上,到头来落得一身伤,你姐姐又要心疼抹泪啦。”

白漻的话声音不大,却被李沐听在耳中。

“姐姐阿媛?”李沐心中顿时起了疑。虽然阿媛这个名字可能是那女骗子杜撰的,也有可能这个阿媛只是读音相同。但是却让李沐多了个心眼。

昨夜一桑道人的符箓指引,他向南而来,到了四桥码头,目睹了一桩普通的冲突,却听到了阿媛这两个字。这未免太过巧合,这让李沐更加相信了一桑道人的符箓之术,心中更是隐隐有了一种自己一定能找到阿媛的想法。

李沐不由地走上前去,想要听个清楚。

名叫陈渊的少年,似乎依旧含忿。但是他对白漻倒是十分服气的样子,“白叔,周老三他辱我姐姐。”陈渊指着周老三说道。白漻不置可否,目光望向了周老三。

周老三听这话,笑了笑,“什么叫辱?你们姐弟可不就是没人教养么?再说了,你姐姐什么德行,做什么的,用得着我来辱?这可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啊。”说着,他冲旁边的人挤了挤眼。另外那人会心一笑。

“白老大,这小子刚才害我落水,平白要赔一袋货,我教训一下不过分吧?”周老三回过头,望着白漻。

有错就认,挨打站稳。

码头之上,自然有着自己的规矩。白漻又不是真的是四桥码头的老大,哪怕他是,他也不能顶着这个老大的名头,去违反这个规矩。

“周老三,教训是教训过了。但是你又不是不知道陈小子只有一个姐姐,姐弟相依为命。你拿言语挤兑这小子,未免太过了些吧?”白漻说道。

周老三笑道:“白老大,你未免太偏颇。这小子的姐姐,就是城南乐老大的姘头,平日里就靠出卖色相,净干些仙人跳的勾当。咱们这些靠苦力气挣一份辛苦钱的本分人,凭啥不能说上一句了?”

听到这里,陈渊已经要喷出火来。“你胡说!”白漻也是脸色一寒,“周老三,我劝你积些口德。”

周老三摇了摇头,“白老大消消气,我只是说说而已嘛。又不敢咋样的。毕竟他姐姐有乐老大罩,而他又有白老大罩。”他这话说得阴阳怪气,引得周围人都是阵阵怪笑。

不过他也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说完这话,径自扯开了嗓门,吼道:“该干活啦,干活啦。要是让赵管事来看见了,指不定要骂你们偷懒了。”

周老三在一群苦力之中也算是有些地位,他这么一招呼,原本准备看戏的人也散了大半。

白漻见周老三见好就收,也是任他去。因为对方一句话而打杀人家,这种时日他也经历过,只不过,那种生活不好受。“走吧,陈渊,你先歇歇。东旗商号的生意做不了,那就跟我去那头。”

陈渊深深吸了口气,压下了心头之怒。末了还是答应了白漻。“好的。白叔。”

就在两人准备离开的时候,有个人迎了上来。“两位大哥,有没有干活赚钱的地方,能不能带我一个?”

《剑耀九歌》 精彩点评

我个人认为这《剑耀九歌》惟一值得指摘的就是又太监了。就小说论,挺有意思的世情讽刺小说,三教九流写的非常精彩,令人手不释卷。然后我们谈作者(极光之北),毫无疑问他是个河殇派,因为他骂中国舔西方。我个人很喜欢他骂中国的部分,虽然偏激但骂得很有趣味;作为西方的舔狗,他也配信上帝?呸。但是我们不能带上作者(极光之北)评价作品,尤其是当作品没有暴露出那些不堪的私货时。

剑耀九歌

剑耀九歌

作者:极光之北类型:武侠状态:连载中

我个人认为这《剑耀九歌》惟一值得指摘的就是又太监了。就小说论,挺有意思的世情讽刺小说,三教九流写的非常精彩,令人手不释卷。然后我们谈作者(极光之北),毫无疑问他是个河殇派,因为他骂中国舔西方。我个人很喜欢他骂中国的部分,虽然偏激但骂得很有趣味;作为西方的舔狗,他也配信上帝?呸。但是我们不能带上作者(极光之北)评价作品,尤其是当作品没有暴露出那些不堪的私货时。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