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贵女天成》贵女重生候府堂妻免费 正文 第28章 街市解围 贵女天成㚻

《贵女天成》贵女重生候府堂妻免费 正文 第28章 街市解围 贵女天成㚻

发布时间:2019-12-12 04:37:15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贝曼 状态:已完结

完结小说《贵女天成》是贝曼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林一朵,李侍卫,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从皇宫出来三辆马车,最前面的是林一朵母女坐着。 第二辆让方青舟坐着,皇太后对他有所安抚,赐了他不少东西。那些东西满满的放了一马车

>>>《贵女天成》在线阅读<<<

《贵女天成免费试读


从皇宫出来三辆马车,最前面的是林一朵母女坐着。

第二辆让方青舟坐着,皇太后对他有所安抚,赐了他不少东西。那些东西满满的放了一马车。

他坐在马车内,身上有伤的地方已经让太医简单的作了处理,也让他换了身体面干净的衣服,他整个人都焕然一新。

他心里挂念着这爷爷,这爷爷从小待他与别的孙子,孙女不同。

他母亲方夫人因生他时难产而亡故,他父亲视他为不祥,秋氏一直怂恿方平俊把他养在乡下祖宅,让下人们照顾。

方尚书极力反对,最后尽心尽力养在身边,才让秋氏和方平俊没有办法对他过多的‘用心’。

这也是他与方平俊的父子感情淡漠,而与方尚书的祖孙情甚深的原因。

他此时并不担心他身体的身体恢复情况,只担心这方尚书能不能撑到他回去的那个时候,这马车轱子走的很有规律,也比平时快,但他还是嫌弃他慢。

如果他没有受伤,他一定会骑马。

第三辆马车里坐着这锦凤,锦凤是皇太后身边的女官。

皇太后身边的女官,鑫兰和锦凤是最为得力的。

与别的娘娘不同,她们会倚重年长的姑姑嬷嬷,而这皇太后从入宫成为皇后开始,她就喜欢用年轻的女子为女官。

后来上了年纪,用惯了熟悉的女官,就一直留着锦凤。

华夏京城地处繁华,这街市上的商品琳琅满目,让这林一朵看得应接不暇。

隔着马车厚实帘子,她的眼里不时的发出欣喜。寒风扑在她的面上,像刀,青春真好,让人豪无畏惧。

她指着人群里各色服饰打扮的来往人群,不时的发出询问,“母亲,这前面玉石摊前的两个人打扮好生奇怪,不像是我们华夏的人?”

随着女儿的手指,鑫兰随意瞧了几眼。她只一眼,就瞧出那来人就是塞蒙国的来人。

这听闻塞蒙国的太子宇文成这两天会来京,就读于华夏学院。

说着好听是来读书,华夏学院虽是一等一的学府,但却罗织着各小国的质子。

小国们总不安份,总是时不时的给华夏找些麻烦,比如这北旦就是其中一个。隔三差五就在狼山附近惹事,还总是窜到了这塞蒙的边地借路来找华夏的麻烦。

国虽小,但却枉想吞并这塞蒙,好扩大国力,他们的好几代国主一直以灭了北旦为口号。

这两个塞蒙人,其中一个就是塞蒙的太子。十九岁,风度翩翩,气度不凡,但在他的眉宇间总有一种隐隐的不甘与腾腾的隐忍。

不远处围着一堆人,里三层外三层,把这四马车道宽的青石大路围的无法前行。

林家的马车夫,坐在马车的外头,背靠在马车的木门前。

手里紧张地拉住了马缰绳,隔着帘子道,“夫人,这前面路过不去了,是不是奴才去看下。”

鑫兰隔着侧边的马车窗户,一阵塞风透骨寒凉穿梭到马车里,她不由地微微蹙眉。

瞧着这外面倒是热闹,那些人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她也不想管那些人是干什么的。

只是这方大人可是等着太医续命呢。皇命后面可是皇太后对她的信任,对于皇太后交行的事情,她件件是办到最好的。

不由瞬间指挥,道,“你去瞧下,快快弄清来回。”

马车夫到马车头前一探,挨着人往里硬挤,边挤边拔开人群。

不多时挤到了最里面,一路遭到了被挤人们的白眼与厌恶。

他一眼就瞧见这人群围着是一辆马车,这马车是模王府的。

皇帝的所有皇子,只要是出宫自立门户的,都会在他们所用的一切东西上。衣,食,住,行上皆有他们独特的代表图腾。

这模王府的图腾就是一把剑,虽是雕刻出来的,但却栩栩如生。

这图腾就刻在那马车的侧面,想不看见也难。

模王府的马车上坐着的却不是模王本人,而是三皇子李符。马车的帘子已经被卷了起来,他的真容被半卷的帘子遮着,若隐若现。

三皇子一身淡淡玄色衣服,上面简单的绣着金线。发束从他的耳边一直垂到他的肩上,顺直披着,他的手里还抱着一个金色暖壶。

那金线在他的袍子上若隐若现,显现得只是一些简单的让人看不清图案。

他淡淡地道,声音像病人有力无气般地游走,“碧舞,是谁拦着马车?”

他有些生气,他堂堂一个三皇子,坐着二皇子家的马车,还被人当街拦着。不知道拦他的人,是不是借了胆子来。

马车前气呼呼站着一个人,正在跟碧舞讲着话,讲得都是些他听不懂得话。

穿着深绿袍子,是塞蒙的服饰。

这人满脸大胡子,像是有些醉意,胡说着纠缠。

碧舞一脸英气,与三皇子一般年纪,不满二十。闻言,蹙眉没好气的回道,“三爷,是个塞蒙人,讲着塞蒙语,不知道说了什么。”

说话间,这林家的马车夫又再次拔开了人群到马车前复话。

林二夫人闻言,回头认真的看了一眼林一朵,道,“朵儿,你跟马叔去看一下。速去速回。要记得方尚书不能久等。”

这太医们如果现在跑到尚书府,也需要半个时辰,但如果能够通过人群坐着马车赶去,那一刻钟便行。两相权衡,她还是想让女儿去试下。

她知道女儿懂塞蒙女,但不知道她懂多少,也就学了半年不到。

林一朵点了点头,马车夫再一次拔开人群,这一次,他带着小主人,更加的上心,拔开人群时,时不时的往后看看,这小主人在不在身后,深怕她有什么闪失。

林一朵站到了这塞蒙人的面前,听了他说了话,她点了点头,眸子里有一丝放松,转身向这三皇子行了礼道,“王爷,这位胡子叔叔是喝醉了,他没有恶意,只是想和你下盘棋。”

这三皇子的棋艺在华夏是一绝,三皇子也是很有自信的。

但没想到,这塞蒙人也想跟他斗棋,不由的蹙了眉头,有些不信任的看了这林一朵一眼,这个比他还小的小姑娘,不会解释有差吗?

他看着她满脸的自信,此时也只能相信她一条路可走,他可不想在这儿跟他纠缠,他要进宫,他的母妃正等着他,救急。

“你告诉他,本王,今日有急事,需要进宫。改日,本王在模王府跟他赛一局。让他把地地姓名留下。”说话间,看着那塞蒙人的笑意,才相信她应该没有翻译错。

林一朵又跟这大胡子说了些只有她和大胡子才听得懂得话。

只见那大胡子连连点头,从怀里掏出一块布料,上面写了他的名字与地址。

林一朵一瞧,不由得道,“他叫瓦里,他是塞蒙太子陪读。是个棋痴,他今生的唯一愿望就是只想跟棋圣下盘棋。”

林一朵对那胡子大叔,又说了些什么,那大叔迅速的移步到了旁边,还帮忙在人群里驱赶,那些人。

“没什么好看的。快走开,快走开。”

那是胡子大叔说出来的,他懂华夏语,只是懂得不多。

却看得林一朵一脸的惊讶。惊讶间转头看到那塞蒙太子正在看着她。她不惧的目光迎向他,目光却停留在他身后的马车旁。

林家的马车又再一次起程。

《贵女天成》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贝曼)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林一朵,李侍卫)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贝曼)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贵女天成》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林一朵,李侍卫),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贵女天成

贵女天成

作者:贝曼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贝曼)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林一朵,李侍卫)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贝曼)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贵女天成》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林一朵,李侍卫),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